屋檐下的猫

文可以短

最近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做什么都一般的人呢,专业课一般,画画一般,写文也一般。

保研之后本来以为会闲下来,却还是处于半现充状态,忙来忙去也不知道时间都去哪了。

还没有上黑耀

还没做完ff14新版本的任务

导师给的新任务不会做

没什么上进心

感觉活成老年人了要

懒懒散散

(๑˙ー˙๑)

7 2

这两天的摸鱼

云亮的校园AU


十五岁的年纪——年轻就是好(端茶-喝-v-)

【云亮】星航ABO妄想曲(完结)

开车!完结!


星航ABO妄想曲Part1-2:通往联盟的传送门


星航ABO妄想曲Part3-4:通往皇室的传送门


星航ABO妄想曲Part5-6:星际高速列车,狄大人说超速驾驶要处3000金


——————————————————

其实这篇文的开端就是某天和球球刷梗的时候突然说啊好想吃云亮星航间谍敢爱不敢言爱在心口难开的狗血ABO啊!

→于是有了妄想曲这篇

趁着假期飞快地码完了,稍微埋了点前后呼应的线,感情果然还是要完整才算圆满,下次一定要写个中二气满满的开朗小云仔。

大家双节快乐呀~

【云亮】星航ABO妄想曲(二)

皇家上将×星航指挥官


星航ABO妄想曲Part1-2:来自联盟的传送装置


Part3


“你的状况不是太好。”扁鹊接过小机器人递过来的注射器,飞快地推进了诸葛亮的静脉里,“照这样下去你会提早迎来下一个发情期,而且我不确定抑制剂还会不会起作用。”


诸葛亮沉默地看着无菌气泡包裹起刚刚给他注射过的针筒,里面剩余的金色液体一滴一滴飘散入泡泡内部,然后逐一被分解掉。


他放下挽起的袖子,眼睛里没什么神色。


“我倒真是好奇了,到底是谁这么大能耐,标记了你又甩了你。”扁鹊挑着眉看着诸葛亮。


“反正到...

摸鱼

9 170

【云亮】雨中灯(一发完)

史向云亮

来自6月份点梗

 @酥雀 “在攻克江州后,兵分两路,赵云率军由外水深入,攻取江阳、犍为等郡。次年与刘备、诸葛亮于成都会合。”的小别胜新婚

以及还有个小伙伴点了史向 @Ennovya. 

因为点梗是史向的所以就按照脑子里的走真史向了,跟演义有一定出入。

这段发在刘备入川,庞统战死之后,诸葛亮赵云张飞带三路兵马入川协助刘备夺成都,大概发生在建安十八年到二十年,粗略推算诸葛亮大概跟赵云分别了一年多吧。

有篡改,以及可能会有记错。


雨中灯


建安十八年春,天阴,微雨。


诸葛亮坐在军帐中,面前的矮几...

【云亮丨信白】稷下(13-20完结)

13.

四人再次相遇的时候韩信和李白多少都感觉出另外两人不太对劲。


趁着诸葛亮在前面导入地图的空挡韩信拉过赵云微微侧身背过蓝发的少年。


他们和李白本来相距半步前后错开站着,他这样拉着赵云一转身就正好面对李白,后者昂头一口酒喝了一半,李白斜眼瞥了瞥他们,正大光明地听好闺蜜说墙角。


“我说你们之间的交流是不是太少了点?”韩信对赵云说。


赵云敛了敛眉。


“你不好奇他问我什么了?”韩信问。


“他问你什么了?”赵云从善如流。


“他问你和貂蝉的事。”韩信说。


“...

【云亮丨信白】稷下(10-12)

10.

传言说鲁班大师住在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小街巷里,他独来独往,提起老对头墨子的时候会不屑地轻哼,传言说他不开心让名于墨子,但传言终归只是传言,事实上连鲁班大师本人的真面目都没有人见过。


但他的作品倒是一件接一件地问世,有可以载人吐火的飞鸟,翅膀张开有数十丈,有可以藏于衣袖的械鼠,轻巧灵动,不过巴掌大小,也有系于腰上的垂铃,叮叮当当,随风翻飞——鲁班七号只是其中一件。


他是鲁班大师为了庆祝稷下学院落成送给墨子的贺礼,被做成小孩子的模样,身长不足四尺,圆手圆脚,甚是可爱。有人说这是鲁班送给稷下的一颗定时炸弹,为的是有朝一日毁掉墨子的心血,但是墨子欣然接受了他...

【云亮丨信白】稷下(5-9)

“李太白在此,哪只野怪敢造次。”


5.

李白来稷下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他也没有喝醉在野外晕头摸错了路。


他来稷下是来捞人的。


而那个人是谁赵云不用猜也知道。


能让李太白放下美酒和山林里的晨风细雨,并忍心让他仙人样的白衣染上潮湿腐朽气息的,这天底下只有一个。


韩重言。


“我早告诉他偷鲲没有好下场。”李白不屑地说,“他没被扁鹊毒死已经是他的万幸。”


“有你愿意过来稷下地牢里捞他才是他的万幸。”赵云道。


“但是如你所见地牢周围栖居了很多吃人尸...

【云亮】稷下(1-4)

设定接《影子》那篇,可以独立成篇,太长了分两到三次放。

CP依旧云亮,信白,给貂蝉妹妹大大的戏份。


稷下

1


卯时,天刚亮起,晨风吹过蜀地的竹林,哗啦啦像摇响了一串铜铃。


赵云正穿着短白衬衣在溪边刷马,马是前些天从猎魔人手上买来的混种,唤作照夜玉狮子白龙,通体雪白,眼睛细长,眸子是漂亮的宝石蓝。


白噪音样的林叶声中突然混入一声惊呼,赵云心里一紧,白龙立刻警惕地抬头,眼角微微裂开,红血丝爬上蓝眸,赵云飞快地摸了摸它的鬃毛,低声对白龙耳语了两句“没事”,见白龙眼中的红色渐渐退去,才牵引着他走到溪边的矮草地上。...


 
1 / 9

© 屋檐下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