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猫

10月前只更6月份的点梗

【瑟莱丨索博丨双A】傲慢与偏见4

4

 

阿拉贡的手还悬在半空,而坡顶上的两个人已经离去。

他看着那个穿着淡黄色碎花长裙的美丽小姐扭头匆匆看了他一眼,便消失在了晨光里。

“这些阁下们真是傲慢。”比尔博从史矛革下面爬出来道。“他们或许是觉得我们这种狼狈的样子配不上跟他们讲话。”

“他们一向这样,老爹还总想让我们加入他们。”莱戈拉斯边说边从主翼上跳了下来,帮比尔博把主翼下的活塞发动机往外拖。

“或许他们是有什么急事。”阿拉贡上前搭了把手。

“忙着跟那些公爵夫人和绅士们调情么?”比尔博挖苦道。

 

“或许是,但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往这么坏的地方想。”

 

“拜托。”比尔博无奈地冲阿拉贡摊开了手,史矛革的失败让他心里很不好受,“是你给他们的好意他们不愿意领,你还为他们找借口。”


“我没有在找借口,我只是……”

 

“还是说你已经看上那个美丽的公爵小姐了,在她不在的时候还要为她维护颜面,啊她长得真漂亮是吗,比伊欧文还要漂亮?”

“我觉得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把史矛革搬回去比较实在。”莱戈拉斯适时地插嘴道。

比尔博耸了耸肩。

“我去拿滑轨。”他说完就跑去了草坡的另一边。

莱戈拉斯注视着比尔博一路跑上了坡顶,然后拍了拍阿拉贡的肩膀。

 

“我希望你没有生比尔博的气,他现在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我没有生他的气,我很想安慰他,但是他总是在这种问题上很偏激。”

 

“那是因为他心情不好,他为你说话,而你却想着为别人说话。”莱戈拉斯稍微停顿了一下“说实话,我并不认为一直做个好人就是对的。”

“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怀着不好的心思去揣测一个陌生人。”

莱戈拉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如果陌生人本来就不怀好意呢?”




 

瑟兰迪尔本来没有打算参加晚上的派对,他需要整一天来收拾东西,而他到的太晚了。

他的房间在二楼,里面有一个向南的窗户,并着一个不大不小的书房,仆人们已经铺好了床铺。瑟兰迪尔打开行李箱将一些带过来的书籍放到书房里,并将他们分门别类归好。

 

然后他坐到桌前将信纸摊开,准备给罗斯洛立安的老管家加里安写一封信,他在思考要写什么的时候对着窗外的矮草地发了一会呆,草地中央的榕树沐浴在阳光里,枝叶都变成了金色,那些纷飞的金叶子让他想起来今早遇到的那个男孩子,和他那从树顶跃起的身影。


晚饭前阿尔温过来问候了一下他,那时他正在窗边支画架,颜料和画笔散了一地,她帮他把画笔捡起来放回画架边,然后邀请他参加晚上的派对,瑟兰迪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而他现在在后悔这个决定。

这个派对比他想象的还要聒噪和无趣。

埃尔隆德邀请了附近城镇上的一些男爵和小姐——他们或许跟他在生意场上有过交集,然而并不相熟。

男孩和女孩们在会场中央跳着热情洋溢的舞蹈,音乐声轻快又活泼,女孩们的裙摆一圈一圈地绽开,像某种朝开暮敛的花,

瑟兰迪尔注意到阿尔温从进入会场开始就不自觉地在寻找着什么,她跟着埃尔隆德同几位伯爵打了招呼,然后便静静地站在舞池边缘注视着那些跳舞的年轻男女,瑟兰迪尔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然后在视线尽头看到了那个早上冲他们跑过来的男孩子。

而在他身后不远的矮桌旁,坐着那个漂亮的金发男孩。



 

“我觉得你应该去邀请一个女孩跳舞。”莱戈拉斯将一盘新的布丁端到比尔博面前,道。

“我只爱我的史矛革。”比尔博干巴巴地道。

他状态很不好,早上回去后就一觉睡到了晚上,然后一股脑扔掉了前几天画的所有图纸,随后便被莱戈拉斯和阿拉贡拉来参加派对,午饭也没吃,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我总是失败,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了,总有一天连老爹都不会再相信我——个子又小又没用,我知道他们都是这样评价我。”比尔博边说边起了一杯刚倒满的啤酒灌了一大口。

“别这样说,比尔博,你是我们中间最聪明的一个,老爹最喜欢你了。”莱戈拉斯揉了揉他的头发,道,“我和阿拉贡也是站在你这边的,虽然我们并不明白你到底在做什么,但我并不认为那是错的。“

比尔博干笑了一声。

“阿拉贡跟所有人都站在一边。”他重新灌了一杯啤酒,“要拼酒么?”

莱戈拉斯端起另一杯跟他碰了一下。

“乐意奉陪。”


 

阿拉贡注意到比尔博在和莱戈拉斯拼酒的时候,一曲刚刚结束,伊欧玟走到女孩子那边休息,他便立刻跑到两个弟弟身边。

“你应该去邀请女孩子们跳舞,比尔博。莱戈拉斯,你知道他什么都喝不了。”

他有些生气地道。

此时莱戈拉斯正在舔嘴边的泡沫。

“但我觉得他需要排解一下内心的阴郁。”他含糊不清地说,蓝色的眸子无辜地眨着。

“老爹会生气的。”阿拉贡说着夺过了比尔博手里的啤酒。

比尔博把布丁盘子扔到了地上。

“你总是顺着老爹,却从来都不考虑我想要什么,跟你的女孩子跳舞去吧!”

他大声说道。

 

“我并没有,比尔博。”阿拉贡察觉到比尔博已经有些醉了,他的声音有点大,很多人已经开始看向这边了。

 

他弯下腰去捡地上的碟子,然而有一个人抢先了他。

 

“我觉得,你需要帮助。”

 

阿尔温温声说道。

 

她将碟子递到阿拉贡手中。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为早上的事情道歉。”

————————TBC——————

舞会是一切矛盾的开端,刚开始剧情有点慢,下章开始瑟莱就会成为主线,然后大舅出场还要再晚一点,请不要大意地催文……

以及人皇的设定并不是个老好人……

评论(19)
热度(139)

© 屋檐下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